当前位置:首页-自身建设-学习园地

关于未成年人监护制度的立法修改建议

发布时间:2018-02-02 点击数: 字号:【

九三学社莆田市委员会副主委、莆田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委会专职委员 周秋泉

未成年人是国家的未来,一个国家的未成年人权益保护体系的完善奠定了国家未来发展的基石。于2015年1月1日实施的《关于依法处理监护人侵犯未成年人权益行为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建立和完善了未成年人监护的国家干预制度,核心内容是通过法律程序剥夺对严重侵害未成年人权益的监护人的监护资格。然而,新的《意见》仍没有完全解决监护制度存在的问题,未成年人权益被侵害的问题依旧比较凸出

首先,监护监督的主体并不明确。《意见》中没有明确指出哪个部门主要承担监护监督义务,只是列举了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民政部门处理监护侵害行为时的工作职责。但只能表明这几个国家机关是处置监护侵害行为的职能机构,并不能称之为日常监督机构。《意见》对事后干预规定的描述占据了大量篇幅,但对于平时如何监督监护人的监护行为、监督的程序、监督的标准等尚无明确的规定。这将导致各部门只能是被动待命,不利于监护侵害行为的初期发现。等到出现严重危及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监护侵害行为时,才加以干预,最后往往是两败俱伤的结果,不能从根本上预防和消除危害。

其次,监督举报义务的实效性不强。《意见》第6条规定,不仅仅学校、医院、村(居)委会、社会工作服务机构等单位及其工作人员,任何单位或个人发现未成年人受到监护侵害的,都应当及时向公安机关报案或者举报。该规定明确了单位和个人的监督举报义务,却并没有规定相应的处罚措施。这里提到的监督举报义务并不完全等同于强制报告义务,没有法律的制裁难以得到保障。各个主体之间互相推诿,人人有责的结果成了人人无责,没人愿意理会他人家务事的观念较之前并不一定会有多少改变。

故此,提出一下几点立法修改建议

一、建立由民政部门主导、多方联动的国家监督体系。(1)民政部门主要负责未成年人监护的监督管理和协调工作,形成统一的从上至下的有效政府公权力服务体系。民政部门的未成年人救助保护机构应建立未成年人监护状况的信息反馈机制,委派专职监督员监督所属辖区内的未成年人监护状况,并选定未成年人监护人以外的不具有亲属关系或利害关系的人作为监护监督人。在出现可能导致被监护人无人监护的情形时,未成年人救助保护机构有委托监护人选的建议权,以及担任临时监护人从而防止出现监护真空状态。(2)公、检、法、司在工作中应当注意发现可能涉及的监护侵害行为,一旦发现立即依法启动《意见》规定的未成年人保护程序。(3)教育部门应领导、督促辖区内各教育机构发挥保护未成年人权益的中坚力量,加强寄宿学校软硬件建设,落实教职工结对帮扶(4)村(居)委会等基层组织应采取走访等方式,对本辖区内未成年人监护的日常执行情况进行监督

     二、完善以强制报告义务为主线的社会监督。《意见》虽然规定了强制报告义务,而且把范围覆盖到全民,但也正是由于将这些与未成年人关系密切的单位及其工作人员完全等同于普通民众,不利于强制报告义务的落实。既然《意见》第6条将学校、医院、村(居)委会、社会工作服务机构等单位及其工作人员的举报义务单列为第1款,说明了他们在未成年人监护的过程监督中的重要性与特殊性,最后却没有涉及他们怠于报告时的制裁措施,缺少了法律后果的可预见性与威慑性。考虑到我国家庭模式的特殊性,除了《意见》第6条第1款列举的单位及其工作人员以外,还应将近亲属和邻居一并纳入该款,对知情不报者设置一定的惩罚措施。通过这种方式督促举报人积极履行举报的职责。然而,在制度设计时,也应当明确规定,只要不是出于恶意而举报监护人,就不应追究举报人的法律责任。未成年人的监护问题涉及到了社会各个领域,我们需要更多的社会组织、更多的有识之士来参与监护监督事务,这既是一种权利,也是一项义务。同时必须加强媒体舆论监督,转变社会老旧观念,引导全社会以遵循未成年人最大利益原则为保护方向,共同为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创造文明、法制环境。

附件下载


收藏】 【打印